内容字号:默认大号超大号

段落设置: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

字体设置: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

澳门永利唯一官网

2019-06-12 09:51 出处:网络整理 人气: 评论(0

书房总是弥漫着墨香、书香,多静处,偶雅集。
唐代刘禹锡有《陋室铭》,东坡有雪堂,元代倪云林笔下有《容膝斋》,明代徐渭则有“青藤书屋”,近代周作人有“苦雨斋”……对文人而言,书房不仅呈现了心志,也体现出修养与人生的境界,或者说,书房是一种生活方式。
在当下,“有间书房”当然未必是一个奢想,但何谓书房,书房到底意味着什么?当“书房”成为一次雅集与展览时,又会呈现出怎样的情景?上海安簃艺术空间正在举行的“有间书房”展是一个文人雅集的书画展览,并连同文人书案的文玩器物同时展出,有意思的是,书画作品中同样呈现的是书房一角或文房收藏,见出一种书卷之气。展览同时,主办方还就“文人艺术与书房”举办了座谈。

圆桌|“有间书房”,一个展览雅集见出的文人状态与书卷气

“有间书房”展览现场

圆桌|“有间书房”,一个展览雅集见出的文人状态与书卷气

书房雅集,磨墨挥毫
上海安簃艺术空间“有间书房”展览同时,来自艺术界、教育界、文博界的相关人士与参展者就“文人艺术与书房”等话题进行了座谈。以下为发言摘要。

圆桌|“有间书房”,一个展览雅集见出的文人状态与书卷气

“有间书房”展览现场,沈伟画作与赏石
沈伟(参展者、湖北美院教授):“有间书房”是属于文人的

书房是个很个人化的小空间,或自己在里面做些学问之事,或同道好友相聚,认真的扯些八卦,至于各类长物相伴,不过就是一些大孩子们助兴的玩具。但近些年,文人书房或者文人空间成为了一个热题,似乎戏份很足,乃至大多成了为闲适而闲适的谈资。因此说实话,我平时是有点回避的。

但安簃做的这“有间书房”很好,为什么?因为它真是属于文人的。我们这群人的本业,有做文博的,有做文献考据的,有研究艺术史的,有做文艺编辑的,当然也有专职画家。不仅都有著作,同时书画也见长,也都雅好文房器物。另外,策划人也是长期做独立电影和研究的,同时还研究赏石,研究砚材,甚至自己凿砚。所以说,大家平时就是真玩的,而不是摆摆样子的小情调小清新,如此济济一堂,就比较丰富了。

我同时也在想,纯粹的书房,应该是有些自甘枯燥、自甘冷清的,那是学问本色嘛,似乎很难去满足外人的文学化要求和想象,但通过策划人的统筹,现在这个书房里,字画和各类物件罗列有致,却显得非常诱人了。所以我再来看这个“有间书房”,是介于中间状态的,介于学术和生活之间,没有纯书房的高冷,也没有迎合闲适的“作”,只是相对多的呈现出生活常态的腔调而已。因此,它和我们在座每个人自己比较专业的书房不同,是把我们各自书房中共同共通的那些令人愉悦的方面集中起来了,放大了,显豁了。

这就很有意思了,因为“书房”二字之所以在今天为更多人心向往之,也在于它能把美学和心境落到实处。而我们这群人的日常状态也就是这样:读书、作文、写字、画画、玩点文房器物,有空的时候,也相互走动一下,聚到某个书房画室,聊个天、晒个宝什么的,乐在其中。从这个角度来看,我们这个展览活动,有一个字是可以拿出来说的——那就是“真”。

圆桌|“有间书房”,一个展览雅集见出的文人状态与书卷气

古代绘画中的书斋(局部)
余启平(画家):不断地寻找自己“丢失的钥匙”
“有间书房”这主题非常有意思。“有间书房”是多么的奢侈,在书房里首先有自己喜欢的书,有自己喜欢把玩的古砚、笔、墨、石头、各类古董小摆设,一个属于自己的天地。躲入书房翻阅自己掏来的各类旧书,把玩眼前的小古董,我觉得这其实又是现代人应有的关注。尤其是爱美术,读过一点点书的人,受过一定教育的人,在现实生活中一边喜欢现代追赶着当代,一边是回过头去钻入自己的书房,欣赏着古董畅想于传统,就像一个人往返于回家的途中,在不断地寻找自己“丢失的钥匙”,我好像如此。作为画画的人来讲,这种尚古的现代主义我很喜欢,至少我是这样想的。

圆桌|“有间书房”,一个展览雅集见出的文人状态与书卷气


“有间书房”展览现场,余启平画作(局部)
彭莱(上海师范大学美术学院教授):可以寓意于物,而不可留意于物
我平时不收藏,所以对这个话题挺外行。做美术史接触到古代书画,对其中的真伪赝仿也有一些概念。我记得有次到朋友家里,屋里全放的各种玩物,跟我说这个是宋瓷,汝窑、官窑,我就在想哪有这么多真的呢?当时我心存疑虑,不觉得那真是宋瓷,当然如果真是宋代的,我也会肃然起敬,因为这个上面是历史。我想说的是,其实,如果是现在比较好的仿汝窑,仿宋瓷,在我眼里也是一样的,因为,市场上假的太多,真正的真货也不是我们这些人能买得起的,不如玩一些干净的仿造品,或者是新的手作品。如果有个圈子,大家各有擅长,相互交换、赠送,是友谊的见证、相互的尊重,多好。

我对古书画也是一样的,这个想法可能很幼稚。九十年代吧,有一次跟阮璞老师一起去看二玄社的复制品,那个时候在国内看不到原作,当时就觉得特别好,看到《鹊华秋色图》,我就想买,500块一张。老师跟我说,500块可以买好多书啊,然后我就没买。我现在很后悔,因为后来我又买过一些古画复制品,价格已经是翻了好几倍。我是想说,这种级别的名画的复制品,我们买来是学习的,会给我们带来很多的乐趣。但如果是一幅不入流的画,你不喜欢,哪怕值钱,也不用收。当然,我实际上连不入流的画也买不起的。
我不知道搞收藏的人是不是都恋物,我想,物,这个东西,不能贪,也不能没有。所以苏东坡有一句话,“可以寓意于物,而不可留意于物”。我猜苏轼的情况可能也是差不多,他应该不会买得起那些大名头的名画,所以,他教育驸马爷王诜,说,如果寓意于物的话,哪怕是个小东西,虽微物足可以微乐。如果过于留意于物,哪怕是很好的东西,也足让你得心病。我觉得,我们不可能不爱物,因为没有物没法交流,但这个东西不能搞成“国宝邦”那种,把假的当真的去“意淫”,就比较傻。

圆桌|“有间书房”,一个展览雅集见出的文人状态与书卷气

“有间书房”展览现场,陆灏书法《桃花源记》
分享给小伙伴们:
本文标签: 书房文人展览

相关文章

评论

发表评论愿您的每句评论,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,带来共鸣,带来思索,带来快乐。

签名: 验证码: 点击我更换图片

评论列表

    Copyright © 2002-2018 鹤壁新闻网 版权所有

    鹤壁新闻网,河南新闻,河南鹤壁新闻,鹤壁最新新闻,鹤壁市门户网官网

    粤ICP备09065974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