内容字号:默认大号超大号

段落设置: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

字体设置: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

澳门永利唯一官网

2019-04-15 18:19 出处:网络整理 人气: 评论(0

下一个10年,是长跑不是短跑

2019年04月03日

科技并不高冷,要让每一个人都能接受科技,

科技并不高冷,要让每一个人都能接受科技,首先要让科技充分娱乐化,然后走进每一个人的心里。

下一个10年,是长跑,不是短跑

科技,已经在全面赋能各个产业,如果哪一个行业没有被赋能,基本可以判断它已经落后了。

在很多产业,科技赋能是从端到端的,是全新的。比如太阳能产业。

也有一些产业,科技赋能是颠覆性的。比如汽车产业,很多人喜欢把自动驾驶、电动车、车联网分开说。

实际上,这三个看似可以分开的、独立的技术推动,汇集到一起之后,让人和车的关系发生了极大的改善,也会形成对汽车产业巨大的颠覆。因为未来的车,在形态、功能和使用方法上,都和今天的车有天壤之别。

所以对于各个产业而言,科技赋能是一件必须要做的事情。

一、中国需要更多隐形的产业链主宰者

1. 科技创新是大势所趋

多年来我们一直有这样的感触:

一方面,中国科技创新的源头尤其是硬科技的部分,是需要更多沉淀的。

原因就是,全球的很多创新技术基本都属于“师出名门”,也就是出自名高校、牛导师、大牌实验室。但是,技术的形成需要经过高校几年甚至几代的积累,包括高校的治理积累、理念积累。

虽然现在包括北大、清华、浙大、中科大在内的一批高校也在迎头赶上。但是,总体来说,我们的科研高校数量、整体质量和国外相比,还是相差一个数量级,全面突破依然很难。

但是,我们的产业已经走到这儿了,没办法再等20年,等中国的科技实力强大之后再去全面升级产业。

我们必须升级,现在就要升级。

另一方面,中国高科技产品、复杂科技产品的制造能力,绝对是全球独步的。

如果比精密加工能力,中国可能要在全球排在十几位。毕竟很多精密加工的机械设备都是日本造、德国造,我们要买他们的设备。

但是,制造能力,尤其高科技产品、复杂科技产品的制造能力,中国绝对是全球独步的。

这个优势的取得,其实是因为我们以前有好师傅,这个师傅就是那些世界500强。世界500强企业善于制造,而我们善于向它们学习。

世界500强企业的制造是封闭的,当它们移到中国的时候,不愿意把所有的产业链都移过来,这就造成中国在为它们供货的时候,能形成一个开放的产业链,而开放的产业链就有了更大的活力。

如今,我们不光能为500强制造,还能为创新企业、小企业制造。开放能力加上制造能力就变成了中国的独家优势。你去看全球高科技产品的出口指标,中国独步天下。

2. 创新趋势已经发生了根本性变化

这个时代和以前不一样了。今天,世界科技早已紧密结合在一起,你中有我、我中有你。

日本有一个企业生产汽车车门的密封圈。因为车门每天开启很多次,要保持密封圈使用N多次能保持弹性,不变形,还要保持密封性很难。只有一家企业,也就是日本一家企业有,结果日本那家企业有一年不小心失火了,一失火,全世界的汽车一半以上的出货量都受影响,因为全世界突然发现大家用的都是这家企业的密封圈。这就说明这家企业在汽车产业里抢到了一个非常有趣的竞争优势。

我们做高科技创新,一定要摒弃过去习惯的竞争概念,我替代你,你替代我。更多的是要有生态位的概念,是你重要,还是我更重要。中国做手机这么多年就悟到了:芯片比手机还重要。所以协作是前提。

我觉得中国其实需要更多隐形的产业链主宰者,需要更多生态位,要能做到对产业有充分的了解,也有自己的实力才行。

1980年拜杜法案推出之后,高校技术转让越来越正规化。那些高校技术转让的公司,已经成为我们下一阶段需要真正学习和合作的。

过去,中国对这些公司缺乏了解。今天,我们必须站在全球的角度,站在全球的产业生态全面布局的角度,站在协同生态位里如何取得优势的角度,而不是谁把谁干掉的角度,来深化创新的布局。

尤其政府在做规划的时候,能够站在更广的角度,从产业布局角度,从创新生态的角度,形成更完整的认识,然后在认识里看到哪个是我们的短板。

3. 中国需要更多科技企业家

中国在科技产业方面经常是科学家说话,而不是科技企业家说话,这就造成科技企业家的地位不够。

科技企业家和科学家最大的区别是什么呢?科学家只懂科技前沿,不懂市场应用,而科技企业家同时具备两者,既知道市场前沿,还知道哪有需求。

山东是中国低速电动车第一大省,一辆电动车大概卖3万元左右,最多5万元。

从思路上来说,这是完全正确的。第一,它是电动车;第二,低速驾,不会造成恶性死亡事故;第三,很实用于短距离出行,有大量需求。可以说,低速电动车是最佳方案。

但是,我们在研究电动车产业的时候,我们把车划分为A级车、B级车、C级车,几乎把低速电动车排除了,不认为这样的车叫电动车,而是无牌照的三轮车。其实国外就推了奔驰smart,未来的电动车的外形很可能是千奇百怪的,有大量小型化、微型化的车型。

从这个例子可以看出,我们在对应用的需求,尤其是前瞻性的探索应用需求方面,规划比较弱。中国鼓励创新、推动创新,但是在规划的过程中,科学家介入的比较多,却不能很好地与行业接轨。

所以,我们一定要让企业家说话,让市场需求说话,要让需求发声。

二、科技创新要有广度和深度

1. 创新本身的效率问题

国内一度有很多高校在做科研,很多科学家认为高校科研最好是无用之学,不要有目的,有目的就局限了。

说实话,这不真实,因为有目的地和产业结合,其实对科技创新有更好的推进。

现在,很多国家都在喊创新,工业革命以来,创新的速度尤其项目数量越来越快,每年的创新都是越来越多,每年的专利数都在上升。那么就意味着一个经济体不再是依托单一的一个优势来取得领先了,甚至说单一优势往往还会使得一个经济体出现问题。

所以创新必须要有广度和深度,要在多个领域里面有创新的突破,而且是持续的突破。这是长跑而不是短跑,不是做出了一个伟大的东西就锁定胜局。

当然,也并不是必须所有产业全覆盖。所以,这就要求创新要有效率,要有足够的产出,而且有产出的保障,也就是说,能不能在成功率上下功夫。

2. 企业本身的效率问题

①要有体制的前瞻布局;

坦白讲,越前沿的创新,成功率越低。

目前,介入到特别前沿创新的企业,基本上都是小公司,因为小公司不怕失败。

当初硅谷之所以崛起,很大一个原则在于它容忍失败。

对于越来越多的大公司来说,创新都是外生的。这就意味着大公司要解决相对长远的创新布局问题,用研究院的方式是行不通的,而是要盯紧产业,做好战略布局。

硅谷会组织一些科技创新公司和风险投资人对接,你会发现一半风险投资人是企业投资人,属于大企业的风险投资部门。其实它不是风险投资,而是做前沿的布局用的。

中国很多大企业在体量上已经不输于外国,但是我们的布局能力要比他们差了不止一个数量级。最后会发现,我们竞争的劣势不是因为我们没本事,而是因为我们不知道人家有什么科技存在,我们没能跟人家合作。

②要学会吸收创新,消化创新。

在国内,尤其传统企业,吸收、消化创新方面做得不太好。

企业做大之后,企业家会有一个心态的问题,那就是自己企业的创新部门必须要相对有理。

对于企业而言,创新部门是对现有业务的改进,但这并不意味着这个部门的管理和生产也要和其他部门一样,也不意味着所有的创新都要在内部干。中国企业家需要放开,开放性地从外面找到问题的解。

内部解也是造成创新效率低很重要的原因。

我们要学会与外部合作,拿出我们的需求,外面的企业针对性地帮我们找到解,然后我们再把它放回到业务流程里来提升竞争力。

对于企业来说,科技化和国际化是两条腿,缺一不可。企业家要终身成长,要让自己从一个本土企业家成长为跨国企业家。

中国鼓励创新、推动创新的优势在于科学家介入的比较多,因为科学家总的来说还是有前瞻性的,因为做科研必须要做综述,科学家就必须要知道科技前沿在哪。

所以中国科学家要深度地介入中国的科技政策制定,而政府又对科技特别重视,这是我们今天取得成功的一个特别重要的因素。

分享给小伙伴们:
本文标签: 下一个10年长跑不是短跑

相关文章

评论

发表评论愿您的每句评论,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,带来共鸣,带来思索,带来快乐。

签名: 验证码: 点击我更换图片

评论列表

    Copyright © 2002-2018 鹤壁新闻网 版权所有

    鹤壁新闻网,河南新闻,河南鹤壁新闻,鹤壁最新新闻,鹤壁市门户网官网

    粤ICP备09065974号-1